佛学与科学

您所在位置:首页>> 修行文化>> 详细内容

谈锡永讲座:科学、佛学与人生 (二)

2017年05月26日 17:05:20  |  来源:网络
1793
摘要:今天正式谈如来藏思想了。关于如来藏,汉传、藏传及西方的学者一直以来都有很大的争论。

今天正式谈如来藏思想了。关于如来藏,汉传、藏传及西方的学者一直以来都有很大的争论。连如来藏的名字,西方学者及日本学者都有不同的意见:这个“藏”字怎么解释?“藏”字的梵文是grada,西方学者倾向于从语言学角度来解释,现在比较权威的翻译第一是矿藏、第二是种性、第三是子宫。争论比较大的是“种性”,从传统的解释说种性就是说如来的血统了,可是西方学者觉得每个众生都是如来血统很难理解,一条小虫、一只小蚂蚁都是如来血统不能理解,所以那些西方的学者就否定它了,他们倾向说矿藏:如来等于是矿藏里面的黄金,藏在矿石里面,我们把它挖掘出来就看见如来了。子宫的说法,是指可以孕育如来的东西。这三种说法都是受到藏传佛教的影响,特别是如来藏思想受到黄教创始人宗喀巴的影响。在宗喀巴时代人们是怎么评价、批判如来藏的呢?宗喀巴不提如来藏,说“我对这个教法‘等置’”。“等置”是佛学上一个名词,就是平等地放下来。不加以批评,就这么放下来,这就是等置。后来黄教第二代弟子、继承了宗喀巴传承的克主杰就讲宁玛派的教法原来很好,可现在时机不对,因为莲华生大士的根器很利,当时他来传法,因此可以讲大圆满,讲如来藏。可是现在人的根器不好了,所以这就是宗喀巴当年等置宁玛教法的原因。可在宗喀巴以后,黄教都这样说:人都有一个如来法身。这就等于说每个人都可以成佛了。可这不合理,因为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可以成佛,他还要修,因此说每个人都有一个成佛的可能性,我们还要保养它,然后才能成为如来法身。等于说不承认有如来法身,只是有一个成如来法身的可能,因此西方学者就把它看成是孕育如来的子宫。如果按传统解释成种性,即我们都有如来的血统(有如来血统在一般佛家的经论里都讲的“众生皆有佛性”),就是说没有可能孕育如来的生命。争论的情况很多,我就不一一介绍了。他们怎么怀疑如来藏?我只想指出一点,他们理解的如来藏并不是佛经里如来藏的本意,所以他们批判的只是自己假设出来的如来藏,这是近七八十年越走越偏的一条路了。汉传佛教除了唯识宗、藏传佛教除了格鲁巴,其他佛家宗派都是拿如来藏作为自己根本见的,华严宗有华严宗不共的见地,天台宗有天台宗不共的见地,说到底他们的根本见不能离开如来藏,所以今天我就讲讲属于根本见的如来藏。也就是说,汉传跟藏传佛教对如来藏是怎样定义的?因为各宗各派用不同的名言来说,所以说出来的根本见就有点差别。在这么多的宗派里边大概只有汉传佛教的禅宗而且是北派的禅宗与四川保唐派的禅宗,是完全符合印度传承的;藏传佛教的只有宁玛派跟萨迦派,是直接从印度传下来的如来藏,其他宗派多少掺入了自己的意见,所以我今天是根据宁玛派的如来藏思想来讲。

宁玛派的如来藏我要先讲它的传承,因为每一个法如果没有一个传承,这个法门就容易就被议论。如来藏思想在佛经里边是文殊师利友菩萨(文殊师利友也叫妙吉祥菩萨)与维摩诘居士两个弘扬的,那时候他们不把它叫做如来藏,叫“不二法门”,等一下我解释如来藏为什么叫做“不二法门”。可是他们没有传怎么修,只是传的见地,见地是个观点、基本理论,把这个修法第一次在人间公开的是宁玛派最早的祖师“俱生喜金刚”。他是一个王孙,他妈妈是个公主没有结婚就怀孕了,于是孩子生下来她叫保姆把他丢在灰堆里面,想淹死他。可第二天保姆再去看他,看见他不但没有死,还有母牛给他喂奶,那个孩子还很高兴地在灰堆里手舞足蹈。后来,保姆把他捡回宫,见了国王说起这个事,国王说把他养起来,给他一个名字叫“灰堆喜欢生”。 国王养了很多学者,各种哲学流派的学者都有,俱生喜金刚七岁的时候就要求跟这些学者辩论,结果所有学者都被他辩败了,他赢了,学者把法冠往他头上戴,也从此他正式的修法、看经论,一直到他20岁左右来到中国五台山住下来,就成了大成就者。因此宁玛派如来藏的传承跟中国跟汉地有很深的渊源,因此当时汉藏和谈,西藏提出一个条件,就是一定要唐朝送一个五台山详细的地图给他们,可以看得出当时西藏对中国五台山是非常非常重视。俱生喜金刚就是在五台山成就的。在他晚年,还有另外一个印度学者,叫文殊师利友,他一直学密宗,在定中看见金刚萨埵叫他到中国五台山,找到他的上师。文殊师利友就来到五台山,看见一个老头在耕田,旁边一个老妇坐在旁边田脊上,他去问这个老妇讨一口茶,那个老妇不给他,说:“这个茶不是随便喝的,这是甘露不是茶”。他灵机一动马上顶礼了,就问:“谁是俱生喜金刚?”老妇没答他就说“你今晚就住在我家吧!”住在老妇家,他突然看见满室的光明,看见原来小小一个的客厅,以大日如来为中心,金刚界和太藏界两度的本尊坐得满满的都是佛、菩萨,他起来刚想顶礼的时候,这个老头就出来了,还拿着烟袋抽烟,问他:“你在向谁顶礼呀?”他说:“我向佛顶礼。”一顶礼坛城不见了,老头子说:“你应该向我顶礼,不是向佛顶礼。”(将来我再讲你就知道,这是如来藏的密意了)文殊师利友跟他忏悔,请他给自己灌顶,坛城就继续出现了。文殊师利友一直跟他学佛,后来俱生喜金刚圆寂了,文殊师利友觉得自己还没有学到圆满,就向天高呼:“上师你还没有把口诀告诉我。”天上就出现三行金字,现在传下来的三行金字我们把它叫“三金句”,这就是整个如来藏的要义与修如来藏的道都包含着这“三金句”里边了,等下我还会讲,那时你们就晓得如来藏的重点在什么地方了。

文殊师利友一直住在五台山没有回印度,印度有个王子听到金刚萨埵叫他到五台山去,这个上师叫吉祥师子,吉祥师子的寿命很长,有书记载(我现在翻译吉祥师子写的《心经究竟义》,公元七、八世纪在西藏很流行,是由他的弟子无垢友传到西藏的)他在中国与印度住了两百多年,可是吉祥师子晚年从五台山搬回了印度,因此从他开始,所有如来藏的上师又不在五台山了,变成在印度了。无垢友是在印度皈依跟吉祥师子学的,虽然无垢友没有住在汉地,根据我们宗派的传说,无垢友是到过五台山去游戏示现(就是到五台山玩一玩,见一些人等等,不在那里修法),所以如来藏跟五台山的关系很大,现在五台山还是文殊师利菩萨的道场。这就是我们的这个传承。

俱生喜金刚出生的年代,现在是绝对的弄清楚了,因为他的外祖父给他立了个碑,这个碑是讲他怎么跟学者辩论,他赢了,现在这个碑找出来了,根据这个碑的纪年来推算,他应该是公元55年出生,大概是公元80-90年左右(具体不知道是哪一年)到了五台山,这是公元一世纪的时候,所以现在有的人说密宗是从公元七世纪才有的,这话绝对站不住脚,因为在宁玛派的文献里,公元55年我们的第一代祖师出生,大概在公元一百年左右俱生喜金刚的著作就有了。至于《三金句》的出现呢,大概是公元125-150年,那也是二十几年。如果说宁玛派是到公元七世纪才有,就相差了五百年,《三金句》、俱生喜金刚的著作都不会存在,因此彻底推翻了西方学者特别是日本学者说宁玛派的密法是公元七世纪才成立的这种说法。说宁玛派是公元七世纪才出现,是恶意的诽谤,因为印度教在公元七世纪时出了一个性力派(印度教不是佛教),性力派是主张男女杂交来修道 的,完全是邪门、旁门歪道,说宁玛派公元七世纪才出现,这是有意的影射说宁玛派就是这样的一个宗派。那是日本一些学唐密、东密的学者有意的诽谤密宗。后来幸亏在印度发现俱生喜金刚的笔记,然后才可以把所有祖师的年份定下来,这样很有利地澄清了我们这个法门跟性力派根本无关。

好,现在讲无垢友到西藏的传承。这个传承现在变成了西藏敏珠林寺的传承。宁玛派一直是没有大的寺庙,因为都是在家修,都是小小的僧团小小的一班人跟上师一起修,到了五世达赖喇嘛的时代局面就改变了。五世达赖喇嘛起初极力反对宁玛派,说宁玛派的经典都不可靠,是自己造出来的,宁玛派传修法的仪轨也不是印度传来的,很多学者把包括白教的学者、花教的的学者联合攻击,可以说把宁玛派贬到一无是处了,可是后来五世达赖喇嘛在青海一个庙里边,因为下大雨的缘故被羁留在庙里边不能走。雨一下就是一个月,五世达赖喇嘛就到处在庙里找东西来看,他发现里面有个小房间锁起来的,他叫人把房间给打开,发现都是梵文的《贝叶经》,在梵文的《贝叶经》里面,找到很多宁玛派的仪轨,用梵文写的,他看着惭愧了,他说:“原来是真的。”因为这个不可能造假。雨停了他还不走,派人回拉萨把宁玛派现传的藏文仪轨拿来对比,发现是一摸一样的,所以后来他公开的讲,说:“我们批评宁玛派是错误的,宁玛派的确是印度传来的,的确是从释迦摩尼一直传到无垢友,然后从无垢友传来的,不是伪造的,是有文献根据的。”因此达赖喇嘛就学宁玛派的大圆满,因为《贝叶经》里面很多是大圆满教法,从此只有达赖喇嘛跟宁玛派学,其他的当然还是格鲁派的教法了,这个传统一直到现在这一代的达赖喇嘛还保存着,所以这一代的达赖喇嘛是敦珠宁波车的弟子,敦珠宁波车是教他大圆满的上师,因此我也在这方面等于跟达赖喇嘛是师兄弟了,不是格鲁派的教法,在大圆满教法方面我跟他同门。我学大圆满是凑巧的,我是福报很好就居然学到大圆满,还得到法王的传承,因此法王交给我个任务是把大圆满教法弘扬出来,所以我就翻译、写书,再准备第二步——把我的书翻译成外文,现在正在进行第二步的工作,有机会给我讲如来藏的场合,我是有责任去讲的,因为我讲的大圆满是两千年不公开的大圆满,这一代才特别准我公开,法王批准我公开,所以我所负的责任也特别重,我为什么这十几年一点都不在乎讲不讲,只把精力都放在翻译跟著作呢,因为我感觉到了,如果我光是讲没有文字,恐怕沟通上有很大的困难,所以我先写书、翻译书了。现在我觉得年纪有点大了,再加上眼睛有点退化,遵医嘱要注意保养,正好浙大有这个平台给我和大家讲如来藏,这是个很好的机缘,因为如来藏思想其实要利用现代科学来讲,比较容易让人明白。像古代为什么不能公开呢?我们如来藏一直讲有不同的时空(不同的时间与空间),如果在古代讲时空的问题,恐怕人都听不明白,说不定还会人被诽谤。现在我们说用能量、质量的互换来解释六根圆通,这样解释要爱因斯坦的研究来做我们的根据,你们就比较容易理解了,可是如果我讲了声音可以变成光,光可以变成触觉、可以变成味道,在古代你们就感觉我在胡说了。在古代《楞严经》被否定了,说是假的经,其实《楞严经》是跟我们的教法是相通的,我不觉得它是假的。为什么说现在可以把如来藏的秘密公开呢?因为这些秘密都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就不会被诽谤,所以你们晓得现在你们听的是两千年从来没有公开的如来藏教法,当然我在书上已经公开了。

到底什么叫如来藏呢?我是喜欢用比喻来让你们了解的。我用电视的荧光屏。如果我现在用名言来讲如来藏,你们听不明白,再听我举个例你们就明白了,我们是根据《叶楞伽经》讲,佛内自证智境是如来法身,这个首先要弄清楚。我们老是说法身、报身、化身,那如来的法身到底是什么呢?是一个境界,是成佛的那时候自己证到的境界,他那个境界我们叫“智境”,叫智境是为了跟我们识境分别。我们的心所想的、看东西、听东西都是识境用心识分别出来的。如来所证的是智境,是一个境界,这个境界并不是有个体的身,可我们翻译成名相就说是“如来法身”。藏文、梵文里其实都是讲一个境界,为了让报身、化身、法身统一,所以把它称为“身”,这个境界也是所说不可思议境界,这是我们在识境里想都想不到、议论也议论不到的这么一个境界。为什么我们议论不到呢?因为这个境界是我们简直没法理解的境界,也是你看不见的境界。其实我们心识境界也是不可思议的,你在想什么是你的一个识境思维的境界,我也很难解释你所思议你所思想的世界,所以心里状态其实都可以说是不可思议的了,何况还是佛内自证的境界。那么也就是说,无论什么人成佛,他都要证到这个境界,他就住在这个境界里边了,所以法身如来是没有个体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见释迦摩尼佛是个体呢?我们见的不是法身是化身,投胎到化身,所以成为像我们一样的人了,他要服从我们这个世界的规律,要像我们一样有眼、有耳、有鼻、有手有脚的人,所以是化身。还有一个看得见的是报身,在西方净土的人,就可以看见如来的报身了,所以报身跟化身我们叫色身,就是法身跟色身相对,可是色身分两种:报身与化身。这个可以说只是个境界,因为成了色身才有个体,这是关于如来藏基本上一定要了解的,如果把如来法身也当成是个体,就没法解释如来藏了。法身看不到不能显现,其实在《金刚经》里有讲过:“若以色见我,以声音求我,其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为什么是邪道?要用看见如来的形象,要听见如来的声音,那是邪道,因为形像跟声音都是我们识境范围里边的事,不是智境范围里边的事,我们拿识境来衡量智境所以是邪道,所以不能见如来。如来是不能见不能听的,他只是一个证智的境界。从这里晓得其实释迦摩尼在讲《金刚经》还是讲第二转法轮的《牟尼经》的时候,其实他已经有讲关于如来藏的观点了,只不过没有用如来藏的名相来讲而已。这个境界不可见,可是它存在,为什么说它存在呢?用佛经的语言来讲,如来法身一定有一个如来法身功德。经所讲的功德,我们可以把它通俗化看成是功能的意思,功德等于功能,因为是佛的功能,我们就尊重一点不把它叫功能,叫功德。这个如来法身功德是大悲,佛、如来因为大悲(我们这个众生界,按宁玛派的说法是包括一切时空的,不光是我们地球上的众生界,这一点非常重要,一切时空的众生,这点大家要记住了,我一说众生你就要了解,不是讲我们地球上的生命,讲一切时空的生命。我不能每次都这么解释,我一讲众生在如来藏思想就是讲一切时空的生命),对众生大悲,所以有世间生起,这个功德只是如来功德的一份,如来功德还不止这个,其中一个是大悲,这个大悲在宁玛派与所有密宗至于显宗有些经典都是也把他叫成大乐,其实两个是相同的功德,因为从站在众生来看佛,说佛有大悲所以我们这个世间生起;可是众生因为佛生起我们这个世间,所以我们就得到乐了。我们现在生存在这个世界,这是我们的乐,而且是大乐,为什么大,它周遍整个法界,所有一切众生,因此无论我们在现实生活里边,有各种各样的不如意都不要把它看成悲,要把它看成是自己的乐,如来给我们的乐,因此宁玛派把它另外一个名相叫“现分”,这三个是同义词,都是如来法身同一功德的三个不同名言。为什么要建立“现分”?为了修道,如果光讲方法理论就够了,可是要修,要建立一个修道所用的名言,就叫“现分”。“现分”用通俗的解释就是生机。这是讲如来法身这个境界,因为他有生机,靠这个生机,所以才有所有不同的世间、有不同的众生生起来。如果没有这个生机呢?我们就生不起来。禅宗其实也是这么讲的,他就说一条小草就是如来法身,小草都是如来法身,就是讲他都有如来法身功德,他才能生长出来。所以在我们这个世界,周遍的都看出是如来法身的功德、如来法身的生机,我们把它看成是佛的大悲,可是是自己的大乐,就按生机这个含义来观修。如来法身功德我们把它看成是佛、如来的大悲,这个大悲生起我们把它看成是大乐,然后我们按生机来修它。

什么叫如来藏?现在给如来藏第一个定义:如来法身跟如来法身功德双运。什么叫双运?这就是如来藏,可这只是一个层次的。昨天我解释了这个双运:手掌跟手背就是双运,双运的意思就是不能离不异离,可是也不同一。你不能说手掌与手背是同一,可是手掌与手背也不能分开,也不能异离,这个解释叫双运(以后我讲双运你们就要晓得这个名词有这个含义,不异离也不同一,有时候我们就把它叫做“不一不异”了)。佛经里边很多思想讲不一不异,那就是讲双运了。

如果再回到我们刚才所讲,如来法身就是佛内自证智境界,那么如来法身功德就可以说佛内自证智境界的功能,所以刚才讲如来法身、如来法身功德也等于说,佛内自证智的境界与这个境界的功能。从这里引申出如来藏第二个定义:因为有如来法身功德、有生机,所以生起世间。在佛经里边,世间分两种:一个是有情世间,有情世间就是所有生命;第二个叫器世间,器世间就是所有的事物。一切事物如石头、土地等等。可是有情世间跟器世间都是靠如来法身功德生起的,如果没有生机,水都不流、石头都不生长、石头都没有,我们一点生机都没有。这个桌子也是有生机的,所以它会老的、它会坏,什么时候生机断了它就坏了,所以一切东西都有生机,都有如来法身功德,因此我们所有世间都是靠如来法身功德生起的,靠佛内自证智功能生起。我们刚才讲的双运,是如来法身功德与如来法身双运,现在我们也可以说是如来法身与世间的识境双运。通俗来讲,如来法身是一个境界,在境界上有功能,所以有各种世间生起,我把它比喻:如来法身等于一个荧光屏,荧光屏有功能所以就有影像生起,这样就是如来藏。分两步来理解如来藏,也分两步来修证如来藏。

我们把刚才所讲再说一次:如来法身与如来法身功德双运是第一步;如来法身是智境,这个智境跟所生起的世间(识境)双运,那是第二步来理解。我用如来法身的“智”与识境的“识”给如来藏另一个定义:“智识双运”界。智识双运界这个名词是我创出来的,可是创出来以后学者都接受,都认为这个名词表达得很好,令人更容易讲如来藏、更容易理解如来藏,因此我也把如来藏讲成是“智识双运”界。这个识是靠如来藏的功德、如来法身功德生起世间之识境,那么才有这个智识双运这个词。识境代表了如来法身功德,智境代表如来法身。到这里大致上如来藏的定义讲完了。

刚才讲的是关于如来藏的基本定义,这是禅宗与密宗宁玛派都同意的定义。禅宗是印度传来的,绝对没有问题;宁玛派的教法也是印度传来的,这也一点问题都没有。其他的萨伽派、撒隆巴、加出巴都是印度后期的教法,这也没有问题,可是格鲁派是宗喀巴大士自己在西藏开创的,所以他就没有按如来藏思想来发展他自己的教派。现在我介绍的是传统的如来藏在佛教的定义,可这在当年是宁玛派的“甚深秘密”,是不公开这么讲的,要自己去看经,自己领会出来,或者上师口传给你,我现在是公开讲这“甚深秘密”了。

现在继续讲如来藏,就要讲为什么我们要修如来藏的那个智境?现在我把观修的脉络给大家讲出来。上一课我们讲了如来藏的“见”,这一课就讲“修”了。这在佛学是很要紧,因为释伽牟尼讲“有说有修有证”,那是在释伽牟尼所在的正法时代。有说有见地讲,就有修了。有修就有证了。现在我们恐怕是“无说无修”了,当然也就“无证”了,这是末法时代的特征。现在我就把“有说”也说,“有修”也讲,就希望维持正法。这不是我自大,是因为我的传承就交给了我这个任务,因此我讲完“说”,还要大概地讲修持的脉络,讲清楚之后你们就大概明白如来藏到底是怎样了。

佛有三转法轮,初转法轮是讲小乘大概到声闻乘,证的果最高是罗汉;可他也有讲缘觉乘的十二因缘。所以声闻是四谛乘的法门,缘觉乘是十二因缘的。宁玛派不是不管这个四谛、十二因缘小乘的教法,可是如果按定位,声闻小乘教法完全是讲识境,讲世间的识境,四谛是“苦、集、灭、道”,“苦”是世间的苦,“集”是世间的苦之集,然后我们要“灭”这个苦,通过修道,这四个是为世间识境而建立的,完全围绕着识境。缘觉的十二因缘讲无明→(缘)→(缘)→(缘)明色……老死,那当然是讲我们的一生了。我们是怎样从老到死、从无到有,到出生都包括在这十二因缘里。这当然也是讲识境了,我们就把它放在前行法里面修。

讲到这里,我要交待如来藏修法仪轨的三个部分:前行、正行(一个法修前行再修正行)、后行。可是整个法可以是加行法,这是另外一个系统:加行、正行。就是加行法的系统里面另外有一个正行。现在要弄清楚了,宁玛派以及所有秘密传的法全部都是加行法,没有传正行法,可是加行法里面有正行法而已。正行法是什么呢?就是直指教授。不教你修法了,等于和禅宗特别是南宗一样——直指教授。加行分四部加行:外加行、内加行、密加行、密密加行。这四部加行上师也配合见地来教,每部加行有不同的见地、有不同的修法叫道、有不同证量叫果,这样是给你个理论按此来修,然后得到这个层次的果,所以“见道果”有时候也叫“基道果”,有人也把它翻译成“根道果”。四部加行法大概来分,按荧光屏的例子来讲,如来的法身等于电视的荧光屏,如来法身有功德就等于电视荧光屏有它的功能,因此如来法身上面有识境显现,我们叫“识境自显现”,特别要注意那个“自”字,自显现的意思是没有什么造它出来,所以没有造物主,也没有一个梵天给我们一个自性,让我们生起。所以印度教、外教与佛教的区别就在于自显现的“自”字上面。自显现也不是随便自显现的,要随缘自显现,跟着缘起来自显现,关于缘起那部分我会专门有个课时来讲,可是你要知道如来法身因为有如来法身功德,因此就在如来法身的境界上面有识境随缘自显现。这是佛经里面的名相,这是《楞加经》里的名相、也是《宝性论》的名相。你要知道自显现是很重要的,不是识境显现而是自显现,而且这个自显现还不是随便的,是随缘的自显现。这里面就有佛家很深的缘起的道理在里面。因此我们都是随缘自显现,我们这个世界是随缘自显现,不同时空的世界也是随缘自显现。关于不同时空的世界当时释伽牟尼没有讲,因为在2000多年前是没人能理解的,因此他是用比喻了。天台宗有一本很根本的经,叫《金光明经》,比《法华经》还要根本。现在唯识宗的人否定说《金光明经》是假的,等于把整个天台宗都否定了,讲到这里我们说一、二句题外话。我不是对唯识宗有偏见,唐玄奘把唯识宗传过来也很伟大,可是到了民国初年有些学者我觉得他们的路子大概走偏了,他们否定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很多佛经他们都怀疑都说假的,那么等于佛经是一代一代不断不断假造的佛经出来了,这样看佛教恐怕是谤佛法。不理解这本经、或者在这本经找到一些毛病(自己认为是毛病),怎么理解呢?有时是翻译上的毛病,好像《楞伽经》我重新根据梵文翻译,我就觉得前人的翻译有问题,我就把前人翻译的名相改了。我下面有校注,把原来的梵文引出来,说古代哪一个翻译是怎么翻译,哪一本又是怎么翻译,如果按梵文的意思我自己觉得应该翻译成这个名相,这样翻译我解释为什么我这样翻译,把翻译的名相重定,我写得清清楚楚。我改动前人的翻译是有我自己的根据的,我也把根据讲出来,你可以不同意,可是我没有骗人,因为我把原文都写出来了,而且还提出我的意见。这样才处理佛经的时候就发现,假如我们挑剔的话,又可以说这个经是假的了,怎么翻译成这样,这一句是外道,这一句是断章取义来理解原本的佛经,还是从汉文的文字上挑剔,所以他们说《金光明经》是假的。其实不是!整个《金光明经》是怎么样呢?敲大法鼓,应该出来的是声音吧?不是,出的是金光明。就是我们昨天说的六根圆通了,这里有个表义,观音菩萨在《楞严经》里讲六根圆通也给唯识否定了,说有问题了。那么六根圆通现在找出科学根据了。你看佛,按六根圆通的原理,说敲大法鼓出的是金光明,在金光明里显现不同的世界,这就是讲不同的时空了,它首先出现的一个世界就是“散脂鬼神”。什么是散脂呢?你们、我们人是聚脂,如果脂肪散掉了,我们的身体就散掉了,那就没有我们的身体了。可是散脂鬼神的坛城里,它的世间脂是散的,举此为例,你们就知道在某一时空的生命是可以散脂的,刚好和我们聚脂相反。《金光明经》还讲有许多坛城,如果光按文字来理解,就把那些鬼神和坛城里的众生看成是三道空间、一道时间的生命,那就看不懂《金光明经》了。这里边讲的,我们想都想不出来的,这些鬼神、生命、天人啊等等。如果我们用不同时空,用不同时间、不同空间比如说四度空间、五度空间、N道空间以至N道时间来理解《金光明经》里所讲的生命形态,我们马上就懂得《金光明经》所讲的意思了。金光明是法界的光明,等于是法界的生机,这个生机用光明来表达、表义它,在这个法身功德里生起不同的坛城,就是不同的生命形态,我们这样去了解《金光明经》就实在伟大了,几千年前释伽牟尼居然可以这么讲,等于我们讲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讲量子力学的世界,这还不伟大?!当然他不能用科学的语言来讲,可他讲的就等于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世界,还有现在研究的全息科学,我们就觉得释伽牟尼实在是遍一切智。用几千年前的语言和比喻来讲2000年后的科学研究出来的东西,还是不牛顿力学这么简单,超越了我们这个时空来看这个世界。为什么要这样呢?这在佛家的修持里面是很重要的。

现在回到我们主题——修持的脉络上,如果用我们的传承,用我们的道名言来讲,禅宗的道名言和我们不同(修的路相同,但道名言不同),现在就按我的名言来讲。其实我们是修“三个自解脱”,强调“自”,等于禅宗里一人问法师:“如何解脱?”法师说:“谁缚汝?”没人绑你,就没人能解你,是你自己绑自己,所以只能自解脱。我们这个是和禅宗完全相同的。这里举个禅宗的公案,一个老禅师爱耕田,另一个走过来问:“我现在没有这个我了,可是为什么我还是不觉得有解脱?”耕田的禅师就说:“我就在那里!”指着他就讲。没有这个“我”,就给回个“我”给你。“我就在这里”的意思是什么?“我”就是如来法身。你没有识境中小的自我,可是如来法身还在你的身上。那就是如来藏你还有、佛性你还有,这个是大我。整个如来法身显现无限个世界,有无限的世界在法身的境界上显现出来,凭功能/如来的功德显现出来。你现在觉得没有自我、无我了,还不解脱,你觉得无我是没有识境中的我、把识境中的我否定掉了,那你觉得惘然,那怎么样呢?那好,你就住在如来法身吧!脱离识境,你就要住在智境?其实还不是,你还要住在智境与识境双运的境界里。我讲这个禅宗公案,如果按小乘证这个无我,还不是究竟的,还要证如来法身功德与如来法身,那才究竟,那时候证的可以说是一个大我,整个法界周遍都是我。好了,当成立这个我的时候,如果我们觉得我们这个世间与别的世间不同,相比之下我们的世间好一些,那么就不平等了。不平等了就不能成立一个大我,每个人都平等了,我们融合起来才是一个大我,其实世间法也是一样的。一个家庭真的成为一个大我,里面一定要平等要融洽、一定要融合,如果你跟我斗我跟你争,一个家庭尽管那么大,但就不是大我了,而是很多小我组成一个家庭而已,所以平等性是非常重要的。

佛是怎么证悟的呢?禅宗是怎么证悟的呢?佛经按我们的道名言讲,他首先要“心性自解脱”,这就等于说我们的心不要给名言、概念所绑。我们不能解脱,是因为我们自己用名言、句义来绑自己,因此我们这个世间有很多烦恼,三毒等等。为什么会绑,因为我们觉得这样就是我了——我思故我在。西方哲学的我,就是小我了,是心性的我。说不客气的话,除了法师在座各位都是给心性绑住了,当然在我们的人生中会感觉到很多不平,用世间的伦理评价我们觉得有很多不公平。为什么这个社会这么不公平呢?因此就很向往,好像美国讲人权、自由、民主这样就很好了。可生活在美国、加拿大的人又有他们另外的感受,和你们大陆的想像完全不同。我在美国、加拿大都住过,举一个电费的例,1993年我到加拿大时很便宜,每个月不感到有压力,可现在我感到压力了。电灯都要随手关掉,不敢浪费了,因为电费从我到加拿大已经提高三倍了。为什么呢?是因为国家把电厂卖给了私人;一条公路收费四年加价加了七次;还有种种为官商勾结的情况非常严重。举个例,加拿大医院要把所有国人的档案存入电脑,可以上传到卫生厅,这样不管你看哪个家庭医生,都可以把你的病历找出来,就方便了医院,就不要从家庭医生那里找你的病历了,一按电脑就可以调出来。可是花了32个亿加币,最后宣布这个电脑网络系统还是弄不成,这么简单的东西,如果按懂电脑的人说法,我一个徒弟是电脑工程师,说给我3亿加币做这个网络系统,我就发财了,我保准把它做出来。可是政府花了32个亿最后宣布放弃,说做不成。32亿加币,100多亿人民币呀。所以我们做小市民的人面对这些也不要说命该如此,可按如来藏思想来看,我们就应该知道,这是相碍缘起。在最后一讲我准备多花一些时间给你讲相碍缘起。按相碍缘起,“碍”是条件、局限,也就是说,我们受骗是因为给他们条件的限制太少。我们觉得国外投票选举的制度很民主,可现在加拿大的当政的政府,在竞选时对民众承诺不加税,以至于我自己都把票投给他,可现在我平均每个月交的房地产税有2000多加币,等于1万多人民币,这就是当初竞选时承诺不加税的政府。说实在话,我喜欢住在大陆,压力也轻多了。你们常说官商勾结,在国外只是化过妆的官商勾结;你们说一常专政不好,加拿大有四个党,我也找不出一个好的党。从相碍缘起讲,他们的相碍、他们适应的条件,我们没办法估计,因此他们反而变成我们生存条件的局限了,我们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所以我也思考过,为什么全世界都是这样呢?问题不在制度。竞选时的承诺、定了多少制度来限制权力,当政者都有办法合法推翻。因此,根本的改变不是制度,而是人心。如果能改变当官的人的心理、大企业家的心理,那才能改变整个相碍缘起的结构,用诚意来做人、做官、经商,那老百姓的生活就舒服得多了。

按相碍缘起来分析,中国的问题是整个中国文化传统的失落;在国外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了极端,他们拿自由、民主、人权作为口号,其实是谋私。因此我觉得佛教在这方面要有个教育的任务了。我们老辈人是相信因果的,因此我们都不敢做坏事,都尊重因果、尊重生命。可现在的人不相信因果,还把佛教思想看成迷信,整个中国文化传统的失落就弄成整个社会不安,这是大事。如果每人心里都觉得不平,那心性就把不平一直绑、绑、绑、绑到歪路上去。香港出现“愤怒青年”,他们喊的口号是解放香港,为什么走到这个歪路上了呢?就是不懂得怎样看心性自显现的问题。如果大家都了解到现在社会的问题不在于是制度、个别官员,而是人心、道德,那么即使我们现在不能一下子让所有的人都相信因果、人心向善,可是我们可以从自己做起,从影响周边的人做起,慢慢就会形成影响力,我们不是无能为力。到了大家都怕因果的时候,社会就大为改观。只要人心好了,可以不要立法,光立法是没用的。

现在我讲“心性自解脱”(宁玛派叫“梦幻定”)。我们一直被心性绑住,心性好了做好人,心性差了做恶人,可是这些好恶都是绑。我们心性要解脱,怎样解脱?我们要知道心性就是法性,这句话在《心经》里面就是“色即是空”。我们心性是识境,识境就是“色”,法性就是如来法身,所以是“空”。知道了心性就是法性还不行,还要修,得到现证,我们的心性就解脱了,禅宗叫做“见性”。见性不是见到心性,而是证到了心性真实的一面,它的真实就是法性。看识境,识境的基还是荧光屏,看荧光屏的影像,荧光屏的影像是什么性?就是荧光屏性。你看镜里面有个影子,这个影子是什么性?它就是镜的性,就是基的性。也就是说,既然我们的基是如来法身,因此我们也是拿如来法身的法性做我们的心性。所以第一个心性自解脱,我们就住在法性里面。

第二步,是“法性自解脱”。住在法性为什么不对?为什么还要绑?智,还绑在荧光屏上面!刚才讲你知道了,住在荧光屏里的人知道了自己还住在荧光屏,可心有所住,就住在法性里面了。那时法性就变成你的句义,变成你的概念,禅宗说这个就是“重关”(刚才那个是“初关”,现在这个是“重关”了)。住在法性不好吗?有所住就有句义,落在一个句义里面,就没得到自解脱,还是被绑住。为了离句义、离分别,我们还要法性自解脱。法性自解脱(宁玛派叫“守楞严定”)是八地菩萨要做的。

法性自解脱之后,八地菩萨到十地菩萨就要修“平等性自解脱”了。从法性解脱出来,有什么可住?他就住在平等性,不是无所住,佛才无所住。住在世界一切平等这个句义/概念里面。住在不同时空的世界、周遍法界都平等,住在这个境界有什么不好?不好!还是句义。凡有句义、有概念,都是相对法(说平等就有不平等和它相对了),住在相对法就不能成佛。因此要“平等性自解脱”,然后成佛。“平等性自解脱”是“金刚喻定”的要点,“金刚喻定”要证的就是“平等性自解脱”,这是宁玛派的说法。

宁玛派的“定”不是一个定,而是一系列的定,一系列的“梦幻定”、一系列的“守楞严定”到一系列的“金刚喻定”。按通俗的讲法,住在荧光屏里面的人,心想离开荧光屏去认识这个世界,他要通过二个步骤,第一:首先认识荧光屏的功能。住在荧光屏上,怎么样才能认识荧光屏的功能呢?先要认识荧光屏有的功能,等于我们住在这个世界,是住在如来法身上面的一个识境。我们怎么来认识如来法身呢?首先认识如来法身的功德。就是首先来认识这个法界的生机,再现证这个生机。第二:从(如来法身功德)荧光屏的功能去认识荧光屏,等于通过如来法身功德去认识如来法身。这样等于我们把所有的名言、概念都去掉了,把所有的分别都去掉了(绑自己是用名言、概念、分别来绑,所以我们不断地轮回)。刚才有人问我们为什么要证那个智境,因为不证那个智境我们就要轮回。证了之后才能解脱。怎样认识呢?先从功能先来认识,然后再证荧光屏。所以心性自解脱到法性,住在法性是认识功能的过程,就是认识如来法身功德了。当你认识如来法身功德,你就心性自解脱了。心性自解脱的同时,你就住在法性里。住在法性里,是六地菩萨。然后法性自解脱,就开始认识荧光屏。到八地菩萨,就真的现证见到荧光屏、如来法身了,那时候就自然住在平等性里面。最后平等性自解脱,就是说我们在荧光屏里现证,一切荧光屏的影像是平等的,可这个平等的概念我们也不要执著。不住在这个平等的概念里,就自然感觉到平等了。举个例,一家人如果真是融合的,就不会有一个概念,我跟谁是平等的;如果是好朋友,就不会说“老张,我没有和你过不去啊?!”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已经有过不去了。如果根本没有,就不用说这句话了。所以平等性自解脱,是最美妙的自解脱。

今天我大概把如来藏的见地与观修讲了。下次我就把“随缘自显现”的“缘”分四重缘起来讲。最后一课归结到相碍缘起来看我们这个人生。

对了,我上次答应告诉你们“六根门头”的位置。

当你感觉到烦恼时,就想六根门头这个位置放光(什么颜色随你的根器,当然不能是黑色、污染的颜色,想到是如来法身功德给我们的光),然后整个事情会改变的。比如你跟我辩论,你总是反对我,好了,我不和你争,就坐下来,还看着你,想着我的六根门头放光,用六根门头来听你讲话,然后有一个意念怎么回答你,这样一、二分钟,问题会比较容易解决的。如果你觉得事情很严重,不能对着他当面修,你可以到旁边方便的地方修二、三分钟再出来。你要知道感恩,这是如来法身功德加持的。

如果你生活上发生什么困难,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你就这样按用六根门头来祈祷,也有不可思议的效力,可一定要感佛的恩,第二忏悔,第三发愿。你们平常用六根门头来修,放光、然后忏悔、发愿,临死六根门头就发挥功能了。真是不可思议的,,特别是到人生关键时刻的抉择,你就会得到正确的决定了。我平常这样修,对我人生的帮助很大。而且这原本是一个很秘密的法门,现在我把它公开了,我是要承担责任的。

希望你们找到六根门头的位置,想到那里是一点,像芝麻大小,其实应该像芥子,放光(每个人根器不同,光也不同,但最好是蓝光、白光),放光时什么都不做,就是感佛的恩、忏悔、发愿,平常静下来就是这样修。有事时就利用六根门头放光去应付、去思维、去抉择。对你们一生一定有好处。如果你真的感觉到这个教法对你们有好处,你就回报佛教吧!你就用你的利来回报佛教正法的传播吧!

(责任编辑:牧童)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立灵修行网的立场,也不代表立灵修行网的价值判断。
阅读排行

寺庙新闻

修行入门

广告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留和路129号    电话:0571-8733 8675/8733 8595    邮箱:tlx@li-link.cn

Copyright © 2016 - 2017 立灵修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浙ICP备16024960号     浙公网安备33010802006411号

技术支持:新瑞文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