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德传记

您所在位置:首页>> 修行入门>> 详细内容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一)宿业因

2017年09月13日 14:14:30  |  来源:
3300
摘要:佛理(四季勤学) 人性(口服肚内) 仁义(四时皆用) 道德(千万注意) 明心镜一个(四时对照) 诚实(外用) 忍让(专用) 无私心(一个) 慈悲心(一个) 平等心(一个) 以上十味良药,用佛理降温去掉无名火,一罐紧装,放在心上,时而用明心镜对照方可。


  

 

大邑县观音寺之释胜光者,余之剃度恩师也。余因宿缘于癸巳腊月在该寺出家,此其前世之缘乎?

其时师已撰成其稿,一日示余,问有价值否?余详加校编后,甚觉讶异。师不过高小文化程度,竟能写出此书,且许多用词亦甚恰切,实难能可贵也!此菩萨加持之功乎?其修佛精进之力乎?前世宿慧之得乎?抑或三者兼而有之。非其此,师尚撰有古诗七十余首,楹联数幅,虽未尽合格律,然亦颇有古诗之味也。于是,余复又再深感讶异,而随喜赞叹也!当今之世,文化沦丧,国学古韵尽失,僧团中能文者尚属罕见,更何况古诗之谓。师能达此,实非易事,实为难得而为法界添彩也。

观书之谓,所述虽多为梦境之事,实乃师从得病、治病而入修行、建庙、弘法之途,述己之修佛因缘与心路历程之事也。虽无深奥之学理,然所行所述之法理尽在其中矣。而所述之梦事甚是奇特离奇,然又皆师亲历亲为,真人真事也。亦皆佛道界中寻常之理之事也,深修日久者,自然明白。奇特离奇之二,师自四十岁得死症之病,修行后,非但未死,活至今日,建庙修殿,度化一方,所度之人亦不可计数。此间之艰辛,又非当事人不能知其一二也。此实师深受佛陀法乳化育,发菩提愿普贤行愿,秉持佛法正念之躬行践履也,实堪令后人随喜赞叹,反躬自省,切实效法也!所谓修行,实不在理论、不在学问、不在口头,而实在躬行践履也。不能落于心行而践行之,即是枉然,皆可谓背佛离道者也。仅此,师亦足可为后人之榜样,而无愧此生矣。故师之书,足可一阅:浅者可知因果之事,行善之益;深者可明佛法之理,修行之径。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也乎?故余复曰:

一觉娑婆苦,平明履道坚。

烟霞添法宇,玉牒化心猿。

持戒精勤履,空行喜乐还。

庄严为圣教,光相耀灵山。

是为序。

 

佛历二五五八年夏

释远(雨澄)于大邑观音寺


一、宿

 

 

那是1984年,我身患绝症,四处求医。先在本乡医院由黄雨寺医生主治,未见效果。后又到东关乡医院由乐天治医生主治,几月后,仍然还是毫无效果。后又经人介绍到崇庆县(今崇州市)医院,由赵医生主治,结果仍然无效。回家几天后,病情加重,全身浮肿,被抬到大邑县人民医院,经卫校讲师沈老师诊治后,诊断结论为“肝腹水、肝硬化、肝肿大、急性乙性肝炎”。我得知得了这样的绝症,心里压力非常大,后便精神失常了。

当时病情十分危急,各级领导对我也十分关心,乡政府请示县上,对我的药费给予了全部报销。我母亲每天守护在我的身边,各级领导和许多群众也多次来看望我。当时,乡政府的民政开支审批权限,只能在20元以下,上级政府为了给我更多的照顾,一次开条五张,写成不同时间,便可领到100元。各级领导到医院看望,都希望我的病情能好转起来。可是,一天、两天、十天、半月、一月、二月仍不见效,众多的知情者也都感到无奈与失望,母亲、亲友更是悲伤和焦急,他们守在床边不知哭了多少次。而我整天是昏昏沉沉,半睡半醒,迷迷糊糊,在梦幻中度过。看来无药可救,也只有拖一天算一天了。一切都丢下,不丢又有何用呢?一切都绝望了。直到第75天的晚上,奇迹出现了:

观音指点破迷津   一梦惊醒迷路人

 

在昏昏沉沉中,我身背书包和同学们一同去上学,一路上非常高兴,一会儿在跳,一会儿在跑,你追我赶。正玩得开心,忽然听见空中有嗡嗡嗡的飞机声音,同学们大喊大叫:“看飞机,看飞机!”好象飞行员听见了我们的呼喊,很快,飞机降落在我们的面前。这时,从飞机里走出来一个老太婆,看样子70岁左右。

只见这人,头戴花冠,身穿长袍,肩披云肩。她面带笑容,行步十分稳健,一看就觉得慈祥无比,令我从心里生出了赞扬与敬奉,但我没有说话。老太婆下机后,用眼神环顾了一下四周,慢慢地向我走来。她很慈祥、亲切地对我说:“今天我坐飞机是专程来接你到都江堰的。”我答:“我在读书,不去,我没有时间去。”就这样,她要接我去,我答不去,相互不让。不过二刻时分,老太婆用失望的口语说道:“我是专程来接你的,我是好心人,你去有好处,无坏处,你现在在读书,后半生的路还很长,我不给你指点怎么行呢?”我便说道:“我又不认识你,为什么给我指点,何况有谁知道我的后半生呢?”那老太婆听我不服,便用真诚、慈悲的话向我解释说:“你不认识我,我说明来由你就认识了,我是都江堰的观音菩萨,这下你该知道了吧。”我一听说她是观音菩萨,十分敬佩和尊敬,又带着她给我指点后半生的希望,便满口答应了她的一切要求,与她一同上了飞机。


飞机穿过蓝天白云,不多时便降落在一个宽阔的大坝子上。我下飞机一看,四面群山围绕,风景秀丽,奇花异草丛生,前面一大片水泊,侧面是一片竹林,竹林近处有楼房一栋。这时我身感无力,十分疲倦,正想休息,观音菩萨看我走路较慢,早知我累了,便说:“我们到楼上休息一下再走吧!”她把我带进楼房,上了第三层。这时我感到放松了,我们就随便谈话,谈了许多话题。观音菩萨每句话,每个动作对我都是那么关心、爱护、热情和亲近……我想我第一次来,又未带点什么礼物相赠,我想离开座位下楼去买点什么?我说:“我不知道要来你处,未给你带东西,我又不知道你需要什么?”观音菩萨答:“我什么都不需要,我什么都有,连我的东西都送给别人。”我接着说:“你不需要东西?啊!我想起来了,你需要的是香,我下去买点香来送给你吧!”观音菩萨笑了笑说:“其实我也不需要香,给我烧香不过是尊重我而表示的心意罢了,我需要什么香啊!哈哈哈……”她又一笑。

在谈话中,我听清楚明白了,但我一心想送什么东西给观音菩萨。第一次见面,哪有空手串门的呢?我一直想从她嘴里得到答案,追问结果后,观音菩萨答道:“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需要你的心。”我一听,倒吓了一跳,不知怎样说才好。观音菩萨看我表情有点惊慌,便解释说:“我需要的心,非是心,你们所说的心是非心,也就是‘心非心,非心则是心,真正的心,心心相印,则成大道也。’我需要的就是这一颗心。”

观音菩萨转过头来看了我一下后,接着又说:“我需要你的不是肚子里的心,是真心、诚心、用心、慈悲心和决心。有这几颗心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珍贵,是无价之宝。只有这几颗心,可以保你消灾、吉祥、获福、保安,在社会上得到人人尊重,个个敬佩,多好呢?”听观音菩萨这一解释,我才松了一口气,忙答道:“办得到,办得到。”话刚说完,观音菩萨又接着说道:“这次接你来,一是让你长见识;二是观看二王庙风光,学点怎样做人的真理。光读书,不解人意怎么行呢?我们都说每个人都有心,这个心名是心,但这心,千变万化无真实定义,是一个肉团子。所以我们定义这心,名心则非心,要能破解色受想行识的心,才是本心,才是真正的心。”

观音菩萨边说边走,我跟随其后,她又把我带进一座楼房。这楼房特别高大,进楼房一看,全摆着百物杂货,我们边走边看,直到第三楼。第三楼特别宽大,是个草鞋商场,货架上摆的全是草鞋。我们又边看边走,观音菩萨买了五双草鞋,幷将草鞋给我,说:“送给你的。”我忙把头转去一看,草鞋长约十五六寸,宽不足二寸。我急忙推辞说:“不要!不要!”观音菩萨再三送,我再三推辞,最后我以草鞋又长又窄为借口不合脚而推辞。我确实不要,观音菩萨解释说:“这鞋太长而又窄,这长,说明你今后要走的路很长;这窄,表示路是人走出来的。这鞋穿在脚上,虽说窄了点,但在今后漫长的道路上,脚上一踩,象走路一样,它是越走越宽的嘛!”观音菩萨要送我,我又再三推辞,双方不让。观音菩萨再三解释,我这才收下草鞋。随后,观音菩萨又给我带路送我上飞机。观音菩萨边走边对我说:“你来三天已满,我不多留你了,现在送你回家。你的病是绝症,光凭他几个名医,也难治你的病,你一定记住,823日,到青城山背点药回去吃,才能见效。”我们一直走到飞机下面,我同观音菩萨互相告别,挥手致谢,在一片慢走、谢谢声中告别。飞机起飞时,吓了我一跳,就这一吓的时刻我这才惊醒,才知是梦幻一场。这真是:

观音指点明心性,指明二三上青城。

受想行识是绝症,戒除贪欲断病根。

 

 

菩萨点化将信将疑   为治顽疾一上

 

醒来后,我起了出院念头,当天便办了出院手续,那年我刚40岁。我从小从未烧过香,也没进过寺庙,对信神、求神拜佛之事一无所知。在党的教育和培养下,总认为烧香拜佛是迷信,这在极左思潮扩大化的环境中,何人敢接近庙门一步呢?当时,我也是一个无神论者,故对观音菩萨指点也是半信半疑。因八月已近,秋收来临,我便决定秋收完后去青城山——看来真是迷人难度,观音菩萨如此慈悲,如此大愿,梦中说得如此真实,我还是不能觉醒,我真该忏悔!忏悔!忏悔!

观音菩萨看我难度,便给我队的左智珍、孙旭如和六村的郑琼芳等人托梦,要他们约我823日去青城山。并说一定要去,有一位仙翁在三倒石处与我们会面。开始我半信半疑,后来听她们说得如此真实,就答应下来。八月已到,进入收谷大忙季节,家家加班抢收,个个尽力奋战。我想,正是抢收季节,四人一同朝山影响不好,就是病好了别人看法也不一样,于是我又不想去了。没想到,刚过一天,我的病情又开始复返,更为严重的是,又起不了床了。当晚,我焚香秉烛求菩萨保佑,天还未亮病情即痊愈了,感到有无比的力量。我忙叫家人早点做饭,将奶猪抬去出售。我和家人抬着奶猪5只,有200多斤到十多里远的青霞市场去买。虽然去得迟,却卖得早,又是好价儿,相当顺利,之后又帮别人收割。

直到823日,我第一次朝山出发了。约100里路,同行三人全是步行,到天师洞时也没忘先上三倒石去会神仙。我们三人同行,我走在后面,慢慢地进到三倒石。这时我看见一只黄花大蝴蝶,形如碗口大,在石野间来回飞舞,不停地时进时出,左、孙二人说,它就是神仙。我未见到别的,我当然就没信了。

我们离开三倒石后,边走边谈论刚才的一幕。他们坚持是神仙,我坚持是蝴蝶,边走边论,不多时已到了祖师殿。这时已是中午1205分,两桌饭已摆好,人已坐了十二位,道观里的王师父正在忙这忙那。我们一进庙内,还未入座,王师父便大喊吃饭了!人齐了,开始了。我们一看,不多不少,盛饭的碗筷也正好两桌,共十六人。当时我是第一次朝山,不敢多讲,也不多问,几年后王师父曾谈起,我们这次朝山,祖师殿的祖师爷早已给他托了梦。

第二天我们到玉清宫、圆明宫和上清宫各庙烧香,各殿的师父与我的缘分都极好,他们问长问短、问衣问寒。受到他们这样的特别关心和照顾,我感觉和师父们真是情同手足,亲如姐妹。我在日记中写偈一首道:

寒冬不复已逢春,祖师殿中见真情。

前世结成佛道缘,今日相逢一片心。

一九八四年八月二十三日

 

光阴似箭,不觉三天已满,我们该走了。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各殿祖师爷和师父们。走在路上,我们三人一同昏昏沉沉的。没赶车,90多里路全部步行。一路上,大家也没说话。直到快到家时,左智珍才知道还有家,悲痛得大哭一场。回到家后,天色已晚,上床就睡,但总觉得还是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

 

 

讳忌医执迷不允   无根人二上

 

就这样,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地,不多时间,就把从青城山和回来的全部情景又变成了梦境。梦见我三人一同从祖师殿回來,由三个祖师送我回来,送到我家院子外时,他们说:“已把你送到家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然后大家相互致意而分别。至今,我仍然还记得三位祖师的名字。这真是:

人有诚心神感应,三位祖师送我回。

至今还记他名姓,没有根基难破迷。

 

823日到青城山回来后,印象更深,每晚梦中都在青城山,好象青城山已把我捆在那里似的。有一天晚上,我又到了玉清宫,见左边有一座医院,来了几个医生,头带护士帽,身穿护士衣,她们接待了我,说:“你的病症在肝脏上,如果你要想你的病痊愈,肝脏必须切除一半。”听她们这样说,倒吓了我一跳,赶紧就往外跑。我想,肝子怎么能切除呢?血管很细,如切除一半,止血不好,反而还死得快些,并且必死无疑。所以不管她们怎样劝我,我就是不同意切除。于是她们多次商议会诊后,决定暂时采取输液和吃药的疗法,以后看其效果再说。从此以后,多次梦中我都在玉清宫医院打针,病情也逐渐见好转。尽管护士们还是多次要求要搞切除手术,但仍然都被我一一拒绝了。可是,我在梦中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又怎么知道切除肝脏呢?真是糊涂者难度啊!就这样,可惜在梦中沉迷未解,但同意切除肝脏断我病根的念头,却时常在脑海里回荡,在心底里翻滚。

 

 

开治方道明病因   动手术三上

 

时过几天的一个晚上,我依然迷迷糊糊昏昏沉沉地在玉清宫住院,医生再三要求必须进行肝脏切除手术。这一次我总算觉得有了知觉,我没加多想便一口答应:动就动嘛!可医生接着又说:“从前多次要你动大手术,你不该拒绝,今天你同意切除也晚了,手术动不成了。”我问为什么?医生道:“我们手术室已转移。”他思考片刻好象又想起了什么,说:“要不这样嘛,只有转院,你看行不行?”我便顺口答应:“行,行!转院,转院。同意,同意!”医生们给我出了转院证明,便随手递给我。我接过转院手续向医师致谢告别后,走了一段路程,感到全身无力,周身不安,便沿地坐下休息。

趁休息之时,我拿出转院手续想再看看究竟。打开手续一看,呀!不对,手续中的内容只是证明,没有写明介绍到何处医院。我当时十分紧张着急,急忙沿大道返回玉清宫,想问个明白。可是刚转过身,就连玉清宫的名字也忘记了。我感到十分惊慌恐怖,独自一人不要命地乱串乱跑。东一跑,西一串,跑了半天,所行之处尽是小山沟、小河边,荒郊野岭,山坡、悬崖、叉道,小路多如蜘蛛网。我实在难以辨别方向,心急如焚象热锅上的蚂蚁东跑西串。正在心慌意乱之时,见对面有一人向我走来。我见有人影方松了一口气,上前想问个明白。走近一看,此人高大无比,光头,圆脸,天庭饱满,两耳垂肩,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皮肤白里透红,一双思维着的眼睛半睁半闭,一对眉毛之间长着豆大一颗朱砂红痣。他身穿长衫,面带微笑,行步如飞,一看便有一种庄严、慈悲和超凡之感,是个正直的好人。

我一见,便上前主动招呼:“喂!请问老大爷,通玉清宫的大道走哪里呢?”那老人答道:“这没有通玉清宫的大道路,玉清宫大道离这里有三千多里。”那老人反问我:“你怎么专找玉清宫呢?”我答道:“我要找医院。”老人问:“医院吗?四处都有,不知你找的是什么医院?”我边说边从衣袋里拿出玉清宫医院出的转院介绍信,递给老人。老人接过介绍信仔细一看,这介绍转院证明里没写清转到什么医院,也没写明医院在何处,哪里去找嘛?这下糟了,要找通玉清宫的大道,路隔三千里,想凭介绍入院呢?又不知什么医院,更不知医院在何处,这真是:

大道难遇,大善难逢。大愿难成,大病难医。

 

说完,老人将手向左边一指:“你只有往那里去找吧!”我迷迷糊糊朝着老人所指方向走去,不知不觉又昏昏沉沉地醒了,原来又是南柯一梦……。

过了两天的一个晚上,我刚上床就昏昏沉沉地进入梦境,还记得带着转院介绍去入院动手术。走着走着,走到本乡一村的石板滩处(今分水社区五队),见有一所医院。这医院很小,只有破破烂烂三间房屋,有几个医生站在屋外好象是在等候似的。我刚走近前面,几个医生就热情地接待了我。相互之间说了一些客气话后,我从衣袋里拿出介绍证明,他们便把我送进手术室,抬上了手术台。

他们简单的作了一些手术前的准备工作后,一个护士在我心脏部位打了一剂麻药针,完了,我就不能动了,木头人似的只有由他们摆布了。但我的听力还是很好,很正常,他们所说所讲的我都听得一清二楚,只不过毫无力气,只能由他们摆布了。我看也不看,闭上双眼由他们吧!检查完毕后,几个医生很专业地作了会诊,一致认为,我的心已坏了——因染杂念变为私心了:七窍不通,导致输血不匀;血管压迫大脑神经,造成供血不足,故引起大脑正面堵塞;肝子出了问题,减少排毒能力。以上的病因带来了恶果,症状是:心坏了,染上私心造成心术不正,正邪不分,是非颠倒,内外不和,两面三刀,迷蒙不解,工作无绪,整天迷蒙不醒,丧失人性,有时言语颠倒,动物不如……

我紧紧闭上双眼,由他们摆布。听他们说我的病有那么严重,心想,完了,只有等死吧!没过多少时间,听他们又在商议,立方案三个:

一、心坏了,染上私心

立即换心五个,赶快拿来:真心、孝心、诚心、慈悲心、决心。

二、五脏已坏,应彻底根除

将整个肚腹全部消毒,排除垃圾和染念,换成一肚子的好心肠。

三、对心脏、肝脏、大脑开‘阴阳和温汤’一付。

佛理(四季勤学)   人性(口服肚内)   仁义(四时皆用)

道德(千万注意)   明心镜一个(四时对照)   诚实(外用)

忍让(专用)  无私心(一个)  慈悲心(一个)  平等心(一个)

以上十味良药,用佛理降温去掉无名火,一罐紧装,放在心上,时而用明心镜对照方可。

我听在耳里记在心中。此时,我已逐渐苏醒,睁开了眼睛。观望着天上的蓝天白云,和时而升起的彩霞,我感觉心里十分平静与舒适。就这样看啊,看啊……不觉一梦醒来,我大声喊道:“妈呀!我好了!我已经动了手术了。”全家人听到后立刻来到床前。我把梦中经过详细陈述了一遍,大家都高兴得哈哈大笑。此梦近三十年有多,我的绝症至今根除未发。

奇哉!奇哉!真是佛法无边,就看你有缘无缘啰!

 

 

九皇会仙道指路   结佛缘四上

 

随着绝症的痊愈,家里重返晴色,感到一丝温馨,全家人也都带着喜悦和希望,呈现出一片喜悦的气氛。

有一天晚上,我在梦中又住在了玉清宫。那天庙内非常热闹,好象是在为正月初九的“九皇会”作准备,有的在背米,有的在运菜,有的在运砖、运杂物等,十分忙碌。不多时,从屋内出来一位道长,我便上前答话,我说:“看大家都在劳动,人员十分紧张,我光吃不做怎么行呢?请道长给我安排劳动,我也要劳动嘛。”道长说:“我们的活多得很,但不能给你安排,因你的病才好,还须休息,不能参加体力劳动。”我不服气,要求一定要参加劳动。我们争执不休,最后道长道:“你一定要求参加劳动,就去祖师殿看他们怎样安排。”道长刚说完,我便告别长老往祖师殿走去。

进到祖师殿庙门,见有两个道童,一男一女。他们正在忙碌,看样子只有十二三岁。男道童身穿蓝色长袍,外套蓝色短褂;女道童身穿青色长袍,外套青色短褂,衣服周围全绣着花边,腰系飘带,走路时飘带随风而起,行走如飞,好似飞天下凡,一见总觉有几分仙气。

刚一见面,他们就喊“吃午饭”了。我不觉得饿,多次道:谢谢,谢谢!我说不吃,他们又不肯,说着说着,男道童端来一碗饭递给我,女道童拿筷子,背朝我反手把筷子递过来,我接过筷子也不想吃。他们说:“你今天不吃饭,也可以,你把饭装进衣袋,你以后什么时候饿,就什么时候吃。”

谈话之间,我问起了安排劳动的事,男女道童思考了片刻,然后解释道:“你身体有病,正在康复期,安排什么劳动啊?我们确实不能给你安排。”但我还是再三要求参加劳动。在我的多次要求下,他们便说:“不然这样嘛,最近白岩寺在运瓦,你可到白岩寺去给他们记记数……”正在谈话中,却一觉醒来了,但梦中所遇仍然活灵活现。

第二天,我带着半信半疑的心思去白岩寺,想看个究竟,问个明白,考查这梦的真和假。当天我即赶往白岩寺去了。

刚到白岩寺半沟,见有几个师兄正在数瓦计数,二十余人在运瓦。范三妹(成都三洞桥人)高喊:“师兄!师兄!快来帮着数瓦,数瓦人员还不够。”我毫不推辞就去数瓦了。在白岩寺住了三天后,病情好转,我感到佛法无边,菩萨真灵。从此,我即在白岩寺护法,达四年之久。家里人看我病情已痊愈,都支持我,直至观音菩萨一夜三次给我托梦,上下连接,我才寻找到观音道场,于1988年开始筹建观音寺。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一)宿业因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二)佛门缘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三)兴庙梦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四)因果事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五)孝慈本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六)戒杀警
梦中梦——释胜光法师的传奇修行路(七)明因行


(责任编辑:净心)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立灵修行网的立场,也不代表立灵修行网的价值判断。
相关阅读
阅读排行

寺庙新闻

修行文化

广告

地址:杭州市西湖区留和路129号    电话:0571-8733 8675/8733 8595    邮箱:tlx@li-link.cn

Copyright © 2016 - 2020 立灵修行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浙ICP备16024960号-1     浙公网安备33010802006411号

技术支持:新瑞文创

返回顶部